瑞安信息网
历史
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

重返都市修仙 第三十八章 被遗忘的人

发布时间:2019-09-25 22:21:20 编辑:笔名

重返都市修仙 第三十八章 被遗忘的人

周正离开浴室,里面传来唐果出浴的水声。

“唐老先生,已经完成了。”周正见到正在客厅里不断踱步搓手的唐万军,笑着说道。

“真的吗?实在太好了,周正小友是我唐家的大恩人啊!”唐万军十分感动,就要给周正行大礼,被周正扶住了。

“啊!”这时,浴室里传来唐果的惊呼声。

唐万军吓了一跳,赶紧小跑过去。周正也跟了上去。

来到浴室,唐果已经穿好了宽松的浴衣,正捂着小嘴,瞪着大眼睛望着那澡盆。

原先清澈的水已经变得乌黑,那些名贵药材更是一个个跟干瘪了的萝卜一样浮在水面。

“小丫头,多久没洗澡了?瞧瞧这水脏的。”周正开了个玩笑,唐果气的就要作势打他,但身体一软,被周正给扶住了。

“这就是唐果身体里的毒素啊!”饶是唐万军戎马一生,见过无数大场面,此刻也难免大惊失色。更多的是后怕。

周正点点头,拥着唐果走出浴室,坐到了客厅沙发上。唐果上了沙发,靠在沙发靠背上,抱着双腿休息。

她面色已经由潮红转为苍白,身体也像是很冷,微微发抖,看着病殃殃的。

“唐老先生家里有玉吗?”

听到周正的话,唐万军赶紧去取来十几样五花八门的玉石或玉器。

“这些够吗?不够的话我再联系几个老战友给送过来。”

周正摆摆手示意已经够了。

他从中挑了一块质地温和的软玉,灌注进真元,让唐果握着贴在胸口。

她的状况明显好转了,气色也恢复了些。

“周正小友当真是世外高人啊!恐怕在修士中的地位已是不逊于武学宗师了!”

宗师,一般是武者对于化境高手的敬称。这种人放眼整个华夏都是凤毛麟角。

周正没有在意唐万军的恭维,反倒是对桌上的几块璞玉产生了些兴趣。

他说不清这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只是觉得自己对这几块玉有种莫名其妙的亲和感。

“唐老先生,这些璞玉什么来历,方便说一下吗?”

唐万军拿起其中一块,“这个啊?这是一位华南战区的老战友前些日子寄给我的,说是部队在野外特战训练时发现的。知道老首长喜欢玉石,就送给了他。”

“这碎玉他寄来好几块,有一块质地品相比较好的,让我前天送给我侄孙女做礼物了。剩下这些我就自己留着。”

“周正小友喜欢的话,只管拿去就好。而且今后有什么需求,也都可以跟我提。能力所及之处,义不容辞。”

周正若有所思,“倒不是这玉有多名贵,相信唐老你也懂行。我只是觉得这些玉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以后我是不是该叫你宝玉哥哥?”唐果精神恢复不错,听到周正的话后俏皮一笑。

周正又想起唐万军刚才说的话,“你送给侄孙女的那块,可以抽空让我看一下吗?”

唐万军点点头,“当然,看看还是没问题的。不过我不太方便要回来,也不是因为多么名贵,只因那是送给她用做订情信物的。”

周正点点头,“无妨,我就是看一眼。”

两人说起这个,唐果那边倒是来了劲,坐直了身子。“爷爷,这事你真的不打算管吗?”

唐万军老脸有点不自然的神色,“唐果,你说什么呢?”

唐果轻哼一声,抱着臂。

“烟姐姐根本就不喜欢陈家大少,他们在一起不会幸福的。你们做长辈的就是不通情理。”

“唐果,大人的事,小孩子不许妄言!”

唐万军似乎真的生气了,把唐果吓了一跳,不敢再说。显然家教还是很严的。

周正听这些话,心下却是咯噔一声。

他来海城这么多天,差点忘了一个人。

“烟姐姐?唐烟?”

唐万军跟唐果都惊讶地看着周正,异口同声。“你认识她?”

周正点点头,想起了火车上发生的事情,那时候被他打倒的两个黑衣墨镜男,似乎就是奉一个陈少爷的命令接唐烟的。

他那次也不算真正的行侠仗义,因为两人的鄙夷态度,以及那句农民工,让本来就因为失去孟离心情不好的周正动了怒。

从小到大,虽然出身豪门,但周正一直被周国峰教育说不能忘本。

周家祖上一直是贫农。周正的曾祖父周老祖更是保护那位同为穷苦人家出身的总理一世平安,建立了新华夏,名动四方。

如今家业大了,周家人也从未瞧不起农民。

至于周正本人,高中时结识的两个最要好的朋友黄胜龙和吴楚歌,也都是农民出身。

所以那天自火车上一别,周正也没再记起唐烟这个人,名片应该还在家里换下的那身旧衣服口袋里。

若不是碰巧结识了唐万军和唐果,周正心想他与唐烟两人以后都不会再有交集了。

“我跟她有过一面之缘。”

“只是一面之缘吗?”唐万军听着

重返都市修仙  第三十八章 被遗忘的人

,明显有些疑问。

周正轻松地笑了笑,“怎么,唐老先生莫非还希望我跟她有点别的事?”

唐万军一愣,也笑了,赶紧摆摆手。

“周正小友乃前途不可限量的绝世奇才,小烟是配不上你的。”

“不是配不配的问题,感情这东西要看缘分,有很多时候都是不能强求的。我言尽于此,唐老先生自行考虑。”

说着,周正站起身来。“今日就先告辞了,让唐果好好休息吧!”

周正摸了摸唐果的小脑瓜,起身告辞。

唐万军给那两位警卫打了,送周正离开,回屋琢磨着他的话语,也叹了口气。

唐烟,是他二哥唐万盛家里那位二侄子的女儿,如今唐万盛早已经不在人世,他家那两个侄子虽说敬自己这个做三叔的,又哪能真听他的话?

越是他们这样的大家族,每隔一代,表亲堂亲之间关系的淡化,可都是远远超过寻常家庭的。

尤其他们海城唐家,更是如此。

他这一辈算是近百年来的巅峰了。唐万华,唐万盛,唐万军,一门三巨擘,却偏偏选择了三种截然不同的人生,以至于后辈之间更是往来颇少。

唐万军转头看了看窝在沙发上的唐果,这个自己最钟爱的亲孙女。

想起周正对她的怜爱态度,唐万军不禁也犯了老人的通病,心中暗叹。

“唐果,你要是早出生几年那该多好。”

齐齐哈尔男科
齐齐哈尔男科医院
齐齐哈尔男科医院哪家好
齐齐哈尔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齐齐哈尔治疗包皮包茎费用